伯索云学堂:疫情常态化,学校必须具备“热切换”的能力

2021-01-07 10:08:55

来源:财讯界

北京、沈阳、大连、黑河、石家庄......截至1月5日上午,全国已有48个中风险地区、1个高风险地区。

为了防控新冠疫情,在过去的半个月时间里,大连紧急通知所有校外培训机构暂停线下教学,多地中小学提前放假,教学活动再次被迫中断。

面对多地疫情反复,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国内不会大规模暴发疫情,因为我们已经形成了非常有效、比较严密的防控机制。”简单来说,就是哪里疫情冒头,就即刻按住。这种情况下,学校想要保证教学活动正常进行,就必须具备“热切换”的能力。

什么是教育行业的“热切换”?

“热切换”的概念常见于计算机领域,主要是指“在不关闭系统、切断电源的情况下,取出和更换损坏的硬盘、电源等部件,保证系统应对‘灾难’时的及时恢复能力、扩展性和灵活性等”。对于学校而言,就是要在任何情况下,做到线上线下随时切换,且确保教学活动不受任何影响,尤其是被中断。

以大连为例,因零星出现确诊病例,大连市教育局在12月24日上午紧急电话通知,暂停校外培训机构线下授课。当时正值周四,临近周末业务高峰,线下停课的通知一出,很多培训机构当周的教学活动被迫全部中断。

再如北京,为做好疫情防控,保证学生安全和教学活动正常进行,北京顺义地区多所国际学校宣布在学校正式放寒假之前,小学和初中改上网课。

也就是说,但凡出现一例确诊病例,该病例所在周边区域就要即刻“戒严”,首当其冲的就是学校这类人群较为聚集的场所。防疫常态化的大背景下,学校若要保证教学活动正常进行,就须具备热切换能力,就算是上午学生还在学校上课,一旦出现紧急情况,下午就能将教学、教研活动切换至线上。

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容易。去年年初疫情期间,网络上有关老师不会上网课、学生上网课成绩下滑的抱怨非常多,究其原因就是学校打的是一场无准备之仗:随便找个平台就开直播课,没有课件,没有培训和磨课,老师对平台不熟,更致命的是根本不知道怎么对着屏幕上课,只会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,毫无章法,教学效果远不及线下,让学生和家长大失所望。

翰林教育董事长李殿国曾介绍,去年年初疫情期间,翰林将教学转移至线上时非常顺利,主要就是因为他们早在3年前便开始部署在线教学业务。这意味着,学校和老师必须长期、持续的修炼在线教学“内功”,进行内容沉淀,才能让自己具备“热切换”的能力。就像一家合规经营的餐馆,必定要常备灭火器,一旦出现火情立马就能拿来灭火,这也是未来学校必备的基础能力。

线上教学≠直播课,全场景OMO是制胜关键

与诸多可以实现标准化的行业不同,教育往往强调个性化,“人”才是教学活动的核心。除此之外,根据“2020年教学关键词”相关数据统计显示,诸如“作业优秀”“完成打卡”“预习认真”等位列前茅。可见,教学活动的着重点已经从课堂内延伸到课堂外,“服务”已经成为保障教学质量,提升教学效果的关键一环。

除个性化外,因受到各地区考纲、教材、教学进度均不同的影响,学校在设计课程和提供教学服务时无固定参考标准,地域复制性不高,服务相对分散。这意味着,学校想要做好教学,就必须基于本地做好教学服务,仅靠上课显然不够,而是要形成课前、课中、课后、线上、线下的业务闭环,即全流程教学服务。

举些例子,郑州晨钟教育在今年疫情期间,通过伯索云学堂的外链直播功能做线上公开课,最终在线学习的学生超过17000人,教学活动完全没有受到影响;江苏书人教育则在疫情期间通过在线教研功能,要求所有老师将课件上传至云端,通过审核才能上课,很好的保障了在线教学质量;厦门阳光彼岸教育则通过“微课+作业”两个功能为学生提供课后服务,学生、家长都非常满意;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通过伯索云学堂,疫情期间开展了大量的在线直播课、录播课(除常规课外,还增加舞蹈课、美术课、家政课等课程),不仅丰富了教学形式、提升了学生学习效果,还加强了教师的师资建设、积累了大量优质教学资源。

当然,学校让自己具备“热切换”的能力不仅只为应对疫情,随着教学服务的不断深入,科技的进一步发展,我们必将挖掘和创造出更多新的场景,让教学价值最大化,从而实现可持续发展。

教学OMO是未来智慧教学生态的核心

当前,大多数在线教学平台仅具备一种能力,或只支持直播课,仅可作业批改,又或是只能做组卷测评,以致很多学校同时用着多款APP,且各平台数据不连通,最终事倍功半。可以预见,随着教学活动的不断深入,学校对教学服务平台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,也将会把更多的服务环节转移至线上,即线上线下高度融合,所以在决定做教学OMO升级之初,就一定要选择能够支撑未来业务拓展的系统,即“底层数据打通、业务可拓展和模块可配置的系统”。

从这方面看,目前仅有伯索云学堂同时具备直播互动课堂、微课、在线作业批改、商城、在线答疑辅导、在线教研、智慧教室、题库与测评八大功能,不仅从底层打通了数据,且各大模块可按需配置应用,能够让学校真正具备“热切换”能力,做到“同一功能模块,不同落地场景”和“同一应用场景,不同功能模块”,实现做到对线上(课前、课中、课后)+线下教学的全场景覆盖。

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表示,“疫情期间所有高校全部实施在线教学,形成了时时、处处、人人皆可学的教育新形态,学习革命推动了高等教育深刻变革。我们再也不可能,也不应该回到疫情发生前的教与学的状态。”

数据统计显示,目前,全国中小学(含教学点)联网率已达98.7%,95.2%的中小学拥有多媒体教室,学校统一配备的教师和学生终端数量为1060万台和1703万台,可见,智慧教学生态已初步形成。

与此同时,随着2021年新年开启,我国也正式进入了“十四五”发展阶段,在此前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》中,首次提出要“发挥在线教育优势”,再次明确了在线教育对于完善终身学习体系,建设学习型社会的关键作用,教学OMO是大势所趋。

未来,随着云计算、大数据、AI、5G、VR等技术快速发展和应用,教育行业在科技赋能上的探索和实践将不断深入。当在线教学工具的使用场景越来越丰富,线上线下将高度融合,教育“形”将不再有线上线下之分,物理的学校也将不再是“真实”的学校,教与学都将不再受空间限制。

可见,当凛冬散尽,在未来智慧教学生态建设和发展的大环境下,OMO将成为教学常态,学校的可持续发展必将有赖于此,此时还不拥抱OMO,让自己具备“热切换”的能力,被行业淘汰只是早晚。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